400-012-0336

新闻动态NEWS

公司动态行业新闻市场活动

在线咨询 online consultation

400-012-0336 欢迎您的来电

有“皮”更要有“馅”:移动医疗从院中延伸至院后 2016-06-30

       一些病人出院后,如果在一定时期内仍然希望与主治医生就康复的情况进行必要的沟通,该应该怎么办?这是移动医疗的又一个新命题:如何从院中延伸至院后?与仍然充满不确定性的院前、院后移动医疗业务相比,以移动护理、移动查房为主要应用场景的院中移动医疗业务,已经为医院所广为认可和接受,其临床和管理价值也已确信无疑。

       如果说2015年中国移动医疗从业者主要是围绕院前轰轰烈烈地进行,那么,2016年院后移动医疗业务的发展,或许是一道新风景。2月19日,刚刚结束春节假期,由HIT专家网主办、芯联达信息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芯联达)协办的“互联网+”医患管理研讨会(北京站)成功举行。

“互联网+”医患管理研讨会(北京站)

       近40家地处北京的各大医院信息主管与会,北京西苑医院副院长刘婕、北京清华长庚医院信息管理处处长刘海一、解放306医院信息中心主任陈宇行、芯联达副总裁焦桐等做了专题报告。


先人一步拥抱互联网+”


芯联达副总裁焦桐

       芯联达副总裁焦桐表示,“互联网+”医患管理,既是个老话题,也是个新话题。2013年,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印发的《关于加快推进人口健康信息化建设的指导意见》就明确,要充分运用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新技术,有效提升人民健康信息化应用水平。但是,至今为止,“互联网+医疗”仍没有可大规模复制的模式和经验,仍在不断的探索中。他认为,以医疗机构为服务主体,以方便医生的诊疗行为为核心,以改善患者的就诊体验为导向,以提高医护人员的工作效率和诊疗质量为目标”的“互联网+”是符合医院管理需求的“互联网+”发展方向。

       刘婕,北京西苑医院副院长,作为一名从信息科走出的院领导,提及西苑医院十多年来的信息化建设变迁,她深有体会地把信息化比做是“医院建设的一架马车”。

       “信息化若是做得不好,全院上下都会看着你。所以信息科做事情要有前瞻性,要敢于稍稍领先实际应用,统一规划,分步实施。比如挂号就不能手写,必须通过医生站加号。管信息的人,必须站在管理者角度,并且要比管理者快半步,否则就会非常被动。”面对现场30多位医院信息科主管,刘婕副院长分享了自己当年在信息科岗位上的实战心经。

北京西苑医院副院长刘婕

        正是这一“领先半步”的思维,让北京西苑医院这所拥有历史底蕴的中医院积极地拥抱互联网,不但采用了芯联达移动医护方案,并且在此基础上部署“爱呼”作为其医患管理的重要工具。谈到当初选型移动医护的过程,刘婕副院长则感慨,不仅要有辨别方案优劣的慧眼,还要善于争取医护部门的理解和信任。当时,她刚刚调到西苑医院分管信息,护理部看好的是另一家公司的移动护理方案。“明知道哪家公司的产品更具技术先进性,如果不能被选用,是信息部门的失职。”在这种责任心驱使下, 刘婕耐心沟通医院护理部门,并主动联络了301医院和306医院,让同事们前去两家医院实地参观已有用户的效果,最终得到病区护理部的支持并选择了更适合的产品。


互联网医疗不能仅仅做饺子皮而不做馅儿


       学者风范的北京清华长庚医院信息管理处刘海一处长,应邀做《互联网环境下医疗服务的信息应用》主题发言。他认为,在互联网医疗领域,各类应用纵横交错,众多企业也在为“互联网+医疗”添柴加火,但总体而言,“互联网+医疗”依处在逐渐认识阶段,摸着石头过河。

       刘海一处长首先深刻剖析了互联网的信息环境及其对医疗信息应用的影响:从技术上讲,互联网的连接,是一个不可靠的连接,所以产生很多为保证其可靠性的协议。其次,互联网的资源不是集中的,而是分散的。因此,在医疗适应互联网环境的条件下,医院的系统也好,组织也好,都要解决分布式结构问题。“现在很多医院老是想一下子建一个数据中心,把所有的数据都放进去。这在一个城市里还有可能,放到全国,这是不可行的。所以从整个技术架构上,对于资源的安排、存储、管理需要有一套新的方法,要有更多的考虑。”刘海一强调。

北京清华长庚医院信息管理处处长刘海一


        在刘海一看来,互联网上的医疗服务信息可分为三类。

       第一类为辅助服务类信息。比如挂号、预约、支付、通知等。不需要任何管控,属于医疗外围的信息,可以大大方便患者,减少医院服务成本,提升效率。“这些信息对医患双方都是有好处的。但是,严格讲这能叫互联网医疗吗?跟医疗有关系么?这类互联网医疗就相当于在做饺子皮,没有做馅儿。”

       第二类为可以用于诊断、治疗的医疗数据。主要应用于远程会诊、放射、病历、视频咨询。这种信息按照法规实际上不是医生对病人,而是医药专业人员之间的信息交换。“这类信息在互联网上的传输已经用的比较多了,但并没有严格的制度保障。因为它不是直接对病人,而是医生之间的关系。所以这方面是比较容易做的。”刘海一说,“但按照规定,诊断的数据源是要有依据的,大夫对提供的片子和病理都要清楚。”

       第三类为面对患者做医疗、检查的信息。“互联网+医疗”的终极目标,莫过于直接通过信息化手段对患者进行服务,实现医疗服务本质上的飞跃。“当前行业内直接对患者进行的医疗服务都是在打擦边球,因为国家政策并没有放开,对医疗人员、机构、设备等的认证有严格的要求。互联网环境下,需要新的管理与资质认证体系。”刘海一坚信,随着整个医疗环境的变化,医疗管理和资质认证体系也将不断的重构、转变。


切入院中,彰显院中服务价值


解放军306医院信息中心主任陈宇行


       移动查房、移动护理系统,是离患者最近的医疗信息系统,覆盖整个病区,护理操作不断地交替进行,要求系统百分之百可靠。对此,解放军306医院信息中心主任陈宇行在《新一代院内移动医疗建设的关键要点》的主题发言中指出,从功能上看似不复杂的移动查房系统,在实际运用中比想象中困难得多。院内移动医护软件系统需要在流程和细节上下功夫,但是在理念和设计方向上也需要改变思维。“四无”设计包含病区无线网络覆盖“无死角”,医嘱执行功能条码化操作实现“无点击”,生命体征采集处理“无选择”,移动医生工作站“无持纸”。

       医改的推动,数字化的兴起,数据分析的发展,投资者的青睐……数字医疗领域的投资金额,数量,平均规模正在迅速上升。然而,做得最多的还是针对诊前的预约、挂号等。“这么多的互联网医疗公司,就扎堆做了一件事,挂号。这有多大意义?我们的父辈用APP挂号吗?用APP挂号,增加了门诊量吗?资源公平了吗?”面对当前互联网医疗公司扎堆做预约、挂号的意义,芯联达副总裁焦桐提出了自己的一系列思考和质疑。他列举一系列调查数字表明,在当前“互联网+医疗”浪潮下,医生与患者沟通的工具首选是互联网。

       芯联达售前总监介绍并演示了芯联达“互联网+”整体解决方案,该方案在院内数据集成基础上贯穿院前、院中、院后全流程应用,覆盖医生手机查房、院长移动管理,患者手机挂号缴费、移动医患沟通等核心功能。这一方案已经成功应用于武汉市中心医院、西安交大二附院、西苑医院等国内近百家大型医院。

 【责任编辑:沈媛巧】